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神秘的医院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神秘的医院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
  「我不要当白老鼠!」我心里这样呐喊着。
  自从我听见她们的密谋之後,开始感到不自在,或许不知道还好,但是……
  望着窗外的月光洒在对面的病床上,这麽大的房间就只有我一人,我感到孤单、寂寞、无助。回想到前几天的
光景,感到兴奋,又感到害怕,不知道她们下一步会怎麽做。
  我现在的心情只想逃离医院,不想被人当作解剖台上的实验品,可是女人的滋味,又一直在我的心中盘旋,实
在是矛盾极了。
  我的心事就这样的纠结了许久,只听到病房门轻轻开启的声音,我急忙闭上眼装睡,静听门口的动静,只听见
「嚓、嚓」的脚步声,猜想大概是有人蹑足靠近,却不知该不该理会。
  突然,我的双手被同时抓住,我急忙睁开眼睛,只看见两个护士分别抓住我的双手,并且用绷带绑在床柱上,
又见床下站着另一名护士,双手握住白色丝质的东西,并将它在胸前拉直,我清楚见到是一件裤袜,我右手开始作
挣扎,却是为时已晚,急叫道︰「你……你们要做什麽!」
  只见绑住我双手的两名护士转过身去开始褪去衣物,另外那名护士则抓住我的右腿,想用手上的裤袜将之固定
在脚边的床柱上,我哪能让她得逞,右脚极力挣扎并用左脚去踢她的手,那两名脱衣的护士听到声音,迅速的将我
的双脚死命的按住,等到她们将我大字型的绑在床上,也已累的一身汗了,只听他们娇喘嘘嘘的,就在我正要大喊
时,一名护士乖觉的用她刚脱下的内裤塞入我的口中,我已经是无力反抗了。
  只见床尾的那名护士开始脱掉她身上的衣服,用略带顽皮的语气说︰「呀,人家痒死了。」站在我左右边的两
名护士已脱光,用双手在我身上游走,并且顺势解开我上衣的钮扣,床尾的那名护士走到我右边那床病床边坐了下
来,并将两脚弯曲大分踩在床沿,我藉着月光清楚的看见她的私处,阴毛不是很多,阴唇呈暗红色,因为两脚开的
幅度极大,阴唇微微开启,只见那穴口因淫水的滋润被月光照得发光。
  我见到这个情景,忘了我是被绑在床上的,胯下的肉棒急速涨大,右边那名抚摸我的护士笑着说︰「喂,你们
看!他已经那麽大了。」说着将我的长裤连着内裤褪到我的膝盖上方,接着用左手搔动我的阴毛。
  左边的那名护士看到我胯下之物,赞叹的说︰「哇塞!精品耶。」跟着用右手握住我跳动的肉棒,右边那名护
士右手也摸到我的阴囊,并且开始轻柔的抚弄着。
  我只感到一阵阵的趐麻感,从我胯下传至全身,口中不禁「喔」的一声,心中已经接受了被绑的事实,并且开
始享受。
  只听旁边「嗯」的一声,我转头看去,却见坐在床沿的那名护士左手扒开洞口,右手中指插入穴中,拇指扣在
阴核上缓缓蠕动,只看的我想起身将肉棒插入她的穴中,无奈却是心有余力不足,身不由己。
  忽然一阵湿滑的感觉包住我的龟头,低头一看,却见左边那名护士右手握住我的肉棒缓缓的抽动,用舌头舔我
的阴囊,右边的那名护士用口包住我的龟头,舌头在肉棒凹陷处游走,左手还是持续的抚摸我的阴毛。
  有时我的龟头感到一阵阵的吸力,却见右边那名护士的脸颊时时凹陷,我心想︰「不要绑住我,我要插入。」
此时的我被她们勾起慾火,完全忘了她们将我当作实验品的事,慾火已经冲淡了一切。
  只听坐在床沿的那名护士淫叫声越来越大声,也不知道什麽时候食指也跟着滑进穴中,并且快速抽动。抚弄我
肉棒的两名护士动作也跟着快了起来,也是越来越狂野。
  我在这双重的刺激下,只觉得一阵快意,就在精门将要松开时,坐在床沿的那名护士,将身体一倒,小腹极速
跳动,原本已湿的不像话的穴口,一股液体像小便一样射了出来,怕被溅到我赶紧撇过头。
  耳朵只传来水洒在地上的声音,同时我也已到了出精时刻,精门一松,大量的精液射入了含住我龟头的那名护
士口中,却见她吞了下去,还用右手将嘴角边的精液抹入口中,在用嘴巴吸着手指,显得美味。
  左边那名护士跟着上了床,左脚跨过我的身体,面对着我蹲了下来,在臀部将要触碰到我的时候,用右手握住
我依旧涨大的肉棒,对准她的穴口便插了进去,口中发出「嘤」的一声,我只感到一阵紧缩感环绕着我的肉棒,转
头看看那名自慰的护士依旧躺在床上娇喘着,右边那名护士正用舌头舔着她的穴口周围。
  我看着她浑圆的臀部,就近在咫尺却不能摸到,心痒难煞,口中发出「吓、吓」的声音。
  我感到身上那名护士正在快速的上下移动臀部,原本的紧缩感也变为滑湿,眼看着右边那名护士的屁股在我眼
前晃来晃去,隐约可见的肉缝,再见到她舔别人私处的淫秽画面,我的慾火又已燃起,肉棒在左边那名护士的抽动
之下,又感到趐麻。
  只见她双手按在我的小腹上,屁股快速起伏,头发随着头的摆动而飞扬,口中淫叫道︰「……啊……我……我
快不行了,喔……」
  我感到一股热流侵袭我的龟头,只见骑在我身上的护士身体向前卧倒,软摊在我身上,我却未得到满足,屁股
一直往上顶。
  右边那名护士回头见到这样的情景,「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不要急,我来安慰你。」说着将我身上
的那名护士推离我身体,并将我的束缚解开。
  我不等她准备好,忙将她按倒,双脚架在我的肩膀上,用我那带着淫水湿润的肉棒,在她私处乱顶找寻肉穴,
却听她说︰「不要乱顶。」跟着用右手抓住我的肉棒塞入穴中。
  我肉棒一进入肉穴中,就猛顶直达花心,只见她身体缩了一下,口中「喔」的一声说︰「慢……一点。」
  我管它三七二十一,用我的肉棒快速的在她肉穴中做活塞运动,将我心中的慾火化为身体的动作,心中只叫道
︰「喔……喔……」就在百来抽之後,我的精液注入了她身体中,而她也因精液冲击的刺激,流出阴精。
  我将肉棒抽出,坐在床上喘息着,只见她肉穴中一些白浊的液体慢慢流出,我心想︰「原来并不是每个女人都
会流出大量的阴精。」
  我正在想着,只听她说道︰「去洗洗吧。」我站起身来往浴厕走去,才发现另外两名护士不知道什麽时候离开
了。
  我走进厕所,正冲洗着肉棒,心中思索着︰「其实这样也不差,对我也没有伤害,反正她们来,我就做。」想
到此处不禁「哈,哈,哈……」笑了出来。
  回到病房中,一个人也没有,心想︰「这就是她们的游戏规则吧。」也不以为意,穿好衣服後,安心的躺上床,
没多久就睡着了。
  第二天,赖了一下床,看看时间,已经快中午了,闲来无事,拿出了姊姊带来的几本小说。看了看,共有三本,
上面那本是金庸的《碧血剑》,我拿起来正要看,却见到最下面那本书露出的一角,上面画着女人的乳房,我将它
取出,却见到是一本黄色小说,书名是《美丽的诱惑》,中间画着一个裸体的美貌女子,表情腼腆,身後一个男子
双手放在小腹下面,眼睛直视着女子。
  我心中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想着不该想也不敢想的事︰「姊姊是在诱惑我吗?难道她也……」一想到这里,
又想到偷窥姊姊洗澡的情景,和她那白皙的肌肤、佼好的身材,尤其是那撮「黑卷草」,想到这样的情景,肉棒又
挺硬了起来。随即又想︰「不可能,姊姊怎麽可能……不可能。」
  手中拿着黄色小说,边想着心事︰「难道说姊姊那天真的看到我自慰了?还是因为那点精液的事?」心中的踌
躇又想︰「应该只是拿来给我解闷的,不会是诱惑我,姊姊不会如此的。」心中一有了答案,就不再胡思乱想了。
  我开始翻阅黄色小说,第一篇的内容是贵妇与仆人,第二篇是贵妇与儿子,第三篇是贵妇与狗,第四篇是儿子
与女仆,第五篇是儿子(弟)与女儿(姐),第六篇是母亲和子女的剧情。
  我才看了一下书目,就已经血脉贲张了,心想︰「姊姊去哪里买的书呀?」
  我开始从第一篇看下去,看到贵妇躲在窗外偷窥男女仆人交媾,看得心痒痒的,想要诱惑男仆。又看到贵妇洗
澡自慰,发现男仆偷窥,唤他进来安慰自己,与自己交媾。再看到女仆发现男仆与贵妇的奸情,醋意大发,将事情
告诉贵妇的儿子。
  看完第一篇,我已经忍耐不住了,想要起身到浴厕解决,只听病房门「喳」的一声开启,我赶紧缩回床上,将
书收藏在枕头底下,却见送饭阿姨端了午餐进来,说道︰「咦,你的脸怎麽红成这样,是不是感冒了?」
  我抬起头看她一眼,发现她脸上略施薄粉,穿得也很暴露,黑色低胸丝质衬衫,里面竟然穿着一件白纱胸罩,
把乳房突显出来,却又因为黑纱使乳头若隐若现。下半身穿着同色系的黑纱短裙,白纱内裤,清楚的见到白色的吊
带及丝袜,再见到她脚穿着一双黑色高跟凉鞋,和我刚才看黄色小说的激情一碰撞,我差点按捺不住,就想要抱住
阿姨。
  阿姨见我望着她失魂落魄,眼中发出喜悦的光芒,说道︰「你不舒服吗?」
  我急忙回过神,心虚的说︰「没……没有呀。」随即端起餐盘放在肚子上吃了起来。
  阿姨在床边的椅子坐了下来,左脚翘到右脚上交叠着,并且微微晃动。我不敢抬头,只是低着头吃着饭,斜眼
盯着阿姨晃动的美腿,心想︰「去抱她呀,怕什麽!」可是从来没有主动过的我,一直不敢放胆去做,任由肉棒涨
得难受,说什麽也提不起勇气。
  只听阿姨说︰「我女儿也跟你差不多大,你几岁啦?」
  我抬头说道︰「十七岁。」说完又马上低下头。
  阿姨轻声笑了下说︰「嗯,一样大。」又说︰「她也在这里做实习护士。」
  我心想︰「你是要告诉我什麽内情吗?」嘴巴应了一声︰「喔。」算是对她的回答。
  只听门外传来一句话︰「打扰了。」声如铜铃,随着病房门的开启,我看到了一张美丽带着稚气的脸,长得很
像送饭阿姨。
  她进来看了阿姨一眼,说道︰「妈,你今天好性感呦!」
  我心想︰「原来阿姨说的是她。」
  只听阿姨笑着说︰「说人,人就到。」我将吃完的餐盘放回桌上,听阿姨接着说︰「我女儿漂亮吗?」
  我心中和口中同时说︰「漂……亮,漂亮。」随即接过她女儿递过来的药,和着水一口气就吞下。
  没多久,我感到头昏昏的,全身火热,手脚酸麻,眼睛看东西有一点模糊。蒙蒙中,只见阿姨和她女儿相拥相
吻,又见她们褪去衣物。
  我先前感到的昏沉感突然消失,脑袋中一片黄、一片红的,五彩缤纷。原本挺硬的肉棒依旧挺立,只是比之前
的较软,火热感已转为温和的体热,我只感到暖烘烘的,非常舒服。
  原本模糊的视野也渐渐清楚,只见她们母女两个已脱光了衣物,跟着上了病床面对我跪着,我坐起身体,只见
阿姨的女儿躺了下去,我向後娜了一些空间出来,接着阿姨背对着我做狗爬式,并且用两手扒开她女儿幼嫩少毛的
肉缝舔了起来,又回头对我说︰「进来呀!」
  我早已忍耐不住,马上脱下裤子,握着肉棒插入阿姨的肉穴中,可是因为太乾了,龟头显得刺痛,却也不管疼
痛,硬想挤入,只听阿姨痛叫︰「唉,不要急呀……痛,啊……痛……」边叫屁股边扭动。
  我抽出肉棒,想要再次插入时,却见阿姨用涂满口水的右手握住我的肉棒揉搓,我不等她的动作完成,抽离她
的右手,再次插入阿姨的肉穴中。
  这次虽然比较好插入,到了中途还是遭受阻碍,我索性慢慢的抽动,等到阿姨穴中淫水的滋润,才开始狂抽猛
送。
  不知道为什麽,我觉得精神特别好,喘是会喘,就是没有哪种愉悦的感觉,只有一股股的冲动和性慾.
  耳中阿姨的浪叫声来来去去,眼见阿姨右手中指按着自己女儿的阴蒂,快速抖动,而她女儿也因为阴蒂的刺激,
夹紧双腿呻吟着,双手在自己尖如春笋般的乳房上揉搓。
  我也因为这样的画面而将抽插的速度开到最快,只听阿姨叫道︰「啊……来了……来了……啊……我……我要
去了……」
  我感到阿姨的身体前後摆动,穴中一股热流冲刷而出,顺着我肉棒插出而流出,我并没有停止动作,继续的在
阿姨穴中抽插。
  只听阿姨哀求道︰「不……我够了,你要插死我呀!」我不理她,继续我的动作,此时的阿姨,一直向前爬行,
口中一直哀求。
  我一直跟着阿姨向前,并试图用右手将她拉住,可是阿姨的双手已经拉住床柱,一使劲,将肉穴脱离了我的肉
棒,而我也被躺在床上女儿的身体挡住前进。
  我眼看着阿姨一个翻身滚到床下,慾火还是高涨,低头见到她女儿,随即分开她的双腿,持棒插入她的穴中,
只听她「啊」的一声大叫,才发现她的肉穴比其他护士的还要小,好像从无人问津。
  心中的慾火让我不多想,一样的狂插猛抽,只见她女儿双手乱推,身体一直躲缩,口中叫道︰「不要,不要…
…好痛呀,不要……」
  我好不容易才插入的,哪能容她躲掉!右手抓住她的左手,左手按住她的右手,持续干着,也不管打着石膏的
左手会不会痛,心里直想︰「管它有没有後遗症,我就是要干。」
  就在我抽了二十几分钟後,忽然听不见她女儿的叫声了,身体也不反抗了,只见她眼口紧闭,似乎晕了过去,
我心中掠过一丝不忍的念头,但还是狂命的抽送着。没多久後,我也在这紧紧的穴中射出大量的精液,虚脱般的趴
在她女儿身上,慢慢的阖眼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七点左右,病房静的像是什麽事都没发生过,当然她们母女俩也不在了,而我身上衣
服也穿的好好的,心想︰「不知道她女儿有没有怎样?」回想到刚刚的狂态,不知道为什麽会这样反常︰「难道是
她们太有吸引力了吗?」
  起床要去上厕所时,发现桌上有个便当,才知道姊姊已经来过了,一想到姊姊,就想到那本黄色小说,心想︰
「姊姊到底在想什麽?」
  走到厕所拉下裤子,发现肉棒还有点湿湿的,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但到底怎麽样却说不出来。走回床边,
坐在椅子上吃着便当,看了一眼闹钟,心里想着︰「是七点啊,刚才不是看过了。」
  吃着吃着,突然惊觉︰「对呀,七点了。中午跟那对母女……完事时,应该只是一两点,中间经过五、六个小
时,为什麽我的肉棒还是湿的?」觉得事有蹊翘,可是又想不出来为什麽。
  吃完了便当,坐在椅子上空想︰「难道是那对母女的淫水特别,可以湿得那麽久,还是我的尿液沾湿的?」说
是尿液,又不像,尿液不可能湿到整根肉棒都是,而且触感不像尿,是略带滑湿的液体;说是那对母女的淫水,我
不信会湿得那麽久,可是不知道是什麽。
  心想︰「管它那麽多!」起身往窗户走去。靠着窗台,夏日晚风轻轻吹来,略有凉意,回想到跟姊姊同住的时
光,要不是被陈姊姊发现我的精液,我还能窥到两个美女的裸体,一想到陈姊姊和姊姊洗澡的样子,我的肉棒又硬
起,感到涨痛。
  又想︰「我和那麽多女人有过关系後,为什麽晚上作梦对象都是姊姊?」可能是要得到的不去想,真真要的最
热切,却又得不到的才会天天想。
  想到这里「唉」的一声,叹了口气,又想到了那本小说,走到床上往第二篇看下去。
  看到母亲被儿子偷喂春药,发骚的用私处磨擦着床柱,被门外偷窥的儿子奸淫,又看到母子共同研究姿势,同
吃春药边看春宫图边交媾。
  我突然想到︰「咦,我中午是不是吃到春药了?不然我怎麽会那麽反常。」想到我中午的情景,跟书上描写的
很相似,应该是没错。
  接着又看下去,看到第三篇,贵妇因为儿子开学住校,耐不住寂寞而引诱私养的大狼狗,花样百出,极尽淫荡。
  看得我慾火中烧,第一次看到人兽交媾的文章,那种新奇感及刺激感,冲洗着我的脑海,想那狗的生殖器官不
同於人类,能让女人有如濒死,不知道现实生活可否见到,或是A片中谁敢拍摄。
  再往下看,看到第四篇,儿子从学校放假回家,发现妈妈与狼狗交媾,愤而闷闷不乐,女仆好心安慰,却成了
儿子棒下的俘虏,极尽淫秽。
  第五篇则是被姊姊窥到和女仆的奸情,姊姊在门外自慰被弟弟发现,被拖进房内奸淫。第六篇则是妈妈发现姊
弟与女仆三人关系,将女仆解聘,而和自己的子女交欢。
  我看完了六篇的故事,心情非常激动,看看时间,也已经快十二点了,心中的慾火难耐,想要今晚采取主动去
夜袭护士,心想︰「反正她们也不会怎样。」可是又不敢大胆去做,只有在病房中来回踱步。
  心实在痒得按捺不住了,坐在病床边,裤子拉下自慰了起来,脑海中竟是姊姊的裸体。就在正要射出时,突然
病房门打开了,一个实习护士走进来,我不知所措的呆在当地,感觉精液正慢慢的从我马眼流出。
  她的表情先是惊讶,然後「嘻」的一声说︰「你不会着凉呀?」说着看了我的肉棒一眼。
  我拉上裤子,赶紧往浴厕跑去,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伸手拉住了我,问道︰「你要做什麽?」用一种顽皮的眼
神直盯着我。
  我吱唔的说︰「我……我……」
  她微笑俏皮的说︰「你去厕所清掉它,那我算什麽?」说着蹲了下去,左手拉下我的裤子,右手拨开我的手,
用湿润的嘴唇包住我的龟头。
  我口中发出「喔」的声音,看着她嘴唇和舌头在我肉棒上来来去去,并将我棒中残余的精液吸入口中,我只感
到阵阵快意,又见她右手握住肉棒来回套弄,左手压住自己乱飞的头发,我觉得并不够,我想要肉穴的滋润。
  我随即将她拉起到床边坐下,她笑道︰「那你也舔舔我的吧!」说着脱下内裤,横躺在床上,双脚弯曲大分,
用双手扒开肉穴。
  我蹲下身体,仔细的看清女人的穴口,用中指碰了一下阴核,接着就附口过去边吸边舔,有时不小心太大力了,
她还会唉叫。舔了一阵後,原本乾乾的肉穴已经如洪水泛滥,而她也一直扭动屁股,并且小声呻吟。我看时机差不
多了,提起肉棒就插进肉穴中,只听她深沉而满足长长的「喔」的一声。
  我快速的抽动,只听她浪叫声︰「啊……啊……喔……好舒服!啊……好美呀……」听得我兽性大发,不只加
快抽插的速度,连右手拇指也按在她的阴核上抖动。
  只插的她乱叫︰「……啊……上……上天了!啊……呀……啊……」接着双手紧紧勾住双膝弯处,叫道︰「…
…啊……来了……来了!啊……啊……嗯……我还要……还要……」看她头乱摇摆,死命的浪叫,我将今天第四沱
精子射入她穴中。
  我保持姿势站在原地休息,却看见她屁股还在扭动,肉穴一开一合的夹着肉棒,害我原本要软倒的肉棒又缓缓
硬起,可是我真的累了,肉棒虽挺,却不会很硬。
  她却一直扭动屁股,口中呻吟着︰「……快!我还要……嗯……快……」两手拉开上衣钮扣,隔着胸罩揉搓自
己的乳房。
  我因为下午的狂干,消耗的体力太多,又因为今天已经是第四次了,实在感到有点乏味,心想︰「这几天太常
做了,觉得好累。」将肉棒抽离她的肉穴。
  她见我肉棒抽出,忙坐起身来,拉着我的肉棒对我说︰「来呀!」
  我摇摇头说︰「不要了,好累呦!」说着拨开她的手,转身向浴厕走去。
  将身体洗净之後走出浴厕,她已经离去了,我也感到很困,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我起床後没多久,志明跑来了,我问他︰「来这麽早,翘班呀?」
  他说︰「星期天上什麽班,你给钱啊。」说着东张西望,问我︰「你姊姊还没来呀?」
  我说︰「还没呀。做什麽?」
  他站起身来说︰「那我先去吃早餐,等一下再来。」说完就出门了。
  我心想︰「原来不是真心来探病的。」觉得不是滋味,起身往楼下走。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心想︰「到外面逛
逛好了。」就往医院大门走去。
  快到大门时,看见姊姊走了过来,我高兴的叫道︰「姊。」
  姊姊听到我的叫声,快步向我走来,说道︰「怎麽不在房间休息呢?」
  我说︰「呀,病房里闷死了,反正手也无大碍。」
  姊姊笑着说︰「出来透透气也好。」接着说︰「要去哪里?姊姊陪你。」
  我兴奋的说︰「好啊。」
  我和姊姊先到附近的公园里逛逛,才去吃了午餐,我笑着说︰「医院都吃不好,我要大吃一顿了。」姊姊跟着
高兴的笑着。
  看着姊姊美丽的脸庞,心中有说不出的欢愉,在看姊姊的穿着,一袭白色套装、白色短裙、肉色丝袜、白色系
带式高跟凉鞋,心中又打起淫邪的念头,想到姊姊带来的黄色小说,决定今天要来试探一下。
  我低着头吃饭,轻轻叫了声︰「姊。」抬头望向她,只见姊姊右手按住垂下的长发看着我,「嗯?」的一声。
  我试探性的说︰「姊,你带来的书我都看完了。」姊姊的眼睛散发出异样的光彩,若无其事的说︰「好看吗?」
我直盯着姊姊说︰「非常精采。」姊姊笑了笑没再说什麽,低下头继续吃东西。
  我心里急道︰「不知道姊姊在想什麽?要怎样才能得到她的身体?」又想︰「会不会是我会错意了,姊姊根本
就没那个意思?」就这样两人默默的把午餐吃完。
  出了店门口,姊姊问我︰「还想去哪里?」我心中思虑已久,一听到姊姊问我,脱口说道︰「旅馆。」一说出
我就後悔莫及,怎会把心中想的事情说出?急忙辩解︰「在医院都没有好好洗澡和看电视,所以……」
  没想到姊姊竟然没有反对,对我说︰「好,走吧。」
  我心中高兴的不得了,找了一间外表看起来还算乾净的旅馆,就和姊姊牵手进去了。
  进到旅馆房间里,我将电视打开,坐在床沿看着电影,姊姊对我说︰「先去洗澡吧。」
  我听话的走进浴室,脱去衣服开始洗澡。洗到一半,隐约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声,停止动作仔细一听,只听姊姊
说︰「……快一点……205室……」却不知是在跟谁说话,好奇心起,将门开启一缝望外看去,只见姊姊挂上电
话。
  摸不着头脑,将门轻轻关上,思索着姊姊到底叫谁来,该不会是姊姊新交的男朋友吧?想到这里气头就来,赶
紧洗完澡出去坐在床沿看着电视,不发一言,却听姊姊说︰「我也洗个澡好了。」
  我不经意地看了刚进浴室的姊姊,才赫然发现,原来那面墙是一片半透明的玻璃,只因为进来时浴室是暗的,
而玻璃上又有雕花,以为是一面墙,在里面洗时,里面的灯光比外面的要亮,不是那麽清楚的见到外面景像,一直
不以为意。直到姊姊进去浴室,在外面昏暗的灯光下,才发现里面的情景是那麽的清晰。
  只见姊姊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褪去,展现出傲人的身材,一切动作是那麽的清楚,好像是在对我表演。我紧
握住早已涨大的肉棒,心想︰「姊姊一定也看见我洗澡的样子了,那麽她应该也知道这片玻璃是半透明的,那她现
在……」我不敢再想下去,只觉得手心都是激动後的汗水,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我冲进浴室,从後方紧紧的
抱住姊姊。
  姊姊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下了一跳,轻声惊呼後静静地站在原地不动,任由我湿热的唇在她背後搜寻。
  我的激动稍停,对姊姊说︰「姊,我爱你。」
  姊姊放掉手中的莲蓬头,任由它向着我们洒水,反转正身抱住我说︰「你终於明白姊姊的心思了。」
  我望着姊姊美丽的脸庞,见一滴滴水珠顺着脸部线条滑落,姊姊闭上眼睛,微嘟着粉红的双唇,等待我的双唇
封印。
  当四片湿热的唇交互的黏在一起,我的衣服在姊姊的帮忙下完全脱下,当我炙热涨大的肉棒碰触到姊姊阴毛时,
我感到它的跳动,好像在诉说着春天。
  姊姊的双唇离开我的嘴,向下亲吻着,直亲到我的肉棒忽然停住,试探性的用舌头轻触龟头顶端,好像在试探
味道,接着一口含住又吐出来,抬头对我笑着说︰「这次味道比较好。」接着又一口含住。
  我心里奇怪,姊姊怎麽会这样说?难道它含过我的?但这个念头马上就被下身带来的刺激掩盖,姊姊手口舌并
用,让我没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事情。
  不知是不是乱伦的刺激,我很快的将我浓稠的精液射入姊姊口中,姊姊被这股热流冲激到,慌忙的将我的肉棒
吐出,并将我的精液呕出。
  我却还没得到满足,将姊姊扶起,教她上身趴在洗脸台上,我的右手则扶住肉棒,看着那梦想已久的肉穴,缓
缓插了进去。意外的是,姊姊的肉穴非常好进入,淫水多到顺着双腿流下,只听姊姊轻声叫道︰「嗯,再深一点。」
我将整支肉棒插入姊姊的肉穴中,直到龟头顶到肉穴深处的肉瘤,我才缓缓的抽出,然後又快速插入。
  就在我节奏的抽插之下,姊姊浪叫︰「好爽喔!啊……嗯……啊……啊……真美……弟……你……好厉害喔…
…啊……」我听到姊姊的叫声,更加卖命的抽插,将我这几天所学到悟到的技巧全部使出。
  就在我忘情的抽插时,猛一抬头看,见镜子里反射出我背後一张熟悉的美丽脸孔,我停止了动作。
  姊姊发现我停下来了,扭着屁股使我的肉棒在她穴中搅拌。我回头看,只见陈姊姊不知道什麽时後来的,裸露
着身体,右手拿着V8,正对着我们这一对淫荡的姊弟拍摄,左手则在她微开的双腿中摸索,笑着对我说︰「快!
继续。」
  我转过头来,继续用肉棒在姊姊的小穴中抽插,姊姊也报以我淫荡的言语︰「……好弟弟……你插得姊姊好舒
服喔!……啊……嗯……我……啊……啊……啊……啊……啊……高潮了……啊……啊……」
  只感到姊姊两腿一阵颤抖,双腿一软就倒卧在地板上,却见阵阵的淫水从姊姊穴中涌出。我意犹未尽的俯身下
去想要继续,却被陈姊姊挡在前方,我迟疑了一下,只见陈姊姊狗爬式的趴着,左手向後拨开自己湿滑的肉穴对我
说︰「让我来吧!」
  我毫不考虑地将肉棒插入陈姊姊淫荡的肉穴中,继续我刚才的激情,狂抽狂送起来,只插得陈姊姊哀叫道︰「
慢……轻……一点……你是要把我……把我干死呀……啊……啊……」
  我并没有理会她,只是狂乱的抽送,突然性起,将右手中指贴在陈姊姊的屁眼上慢慢滑动,随即用淫水沾湿我
的中指,慢慢的插入陈姊姊的屁眼中,随着我的抽送,手指也在陈姊姊屁眼中滑动,只听陈姊姊叫道︰「……啊…
…好爽……啊,好奇异的感觉……啊……好舒服……啊……真厉害……」
  就在这种刺激下,我将今天的第二发精液射入陈姊姊的肉穴深处,陈姊姊也在精液的冲击下得到高潮,身体瘫
在姊姊身上。
  我拿起莲蓬头将身体冲乾净,又将两位姊姊冲洗乾净,在浴室中又再玩了一次,才回到床边。
  陈姊姊边穿衣服边对我说︰「你通过考验,可以搬回来住了。」
  我高兴极了,因为,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和两位美丽的姊姊一起生活了,我高兴的将陈姊姊抱住,姊姊坐在床边
微笑着。
  过没多久,姊姊帮我办了出院手续,虽然医院多方留难,但陈姊姊运用她老爸的关系让我出院了,这间医院的
阴谋也就被揭发了,我则和两位姊姊过着「齐人」的生活。
  【完】